1. |
  2. 长江商报新闻热线:027-87666666
当前位置:长江商报 > 九州通董事长刘宝林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——我现在每天花钱,仍然记日账

九州通董事长刘宝林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——我现在每天花钱,仍然记日账

2017-04-10 01:37:18 来源:长江商报

长江商报消息 □本报记者 唐诗云

从32年前小镇上的一名赤脚医生,到今天中国民营医药商业企业第一人,刘宝林的创业之路在很多人眼中极具传奇色彩。在2012年到2015年,刘宝林以过百亿元的身价四度蝉联胡润全球富豪榜湖北首富,把创富传奇书写到商界巅峰。

日前,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下午,长江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九州通(600998 SH)董事长刘宝林先生。

当记者走到湖北省科技厅六楼楼梯口,刘宝林先生如约而至。他身穿一件淡蓝色的圆领秋褂、白衬衣,套一件深蓝色的羊毛衫,外面照例是黑色西装。外表看上去,这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精神矍铄的老人,走在大街上,任谁也不可能把他和“首富”联系在一起。

 谈创业

“当年创业是受生活所迫”

长江商报:刘总,您这个“湖北首富”的称呼已经叫了很多年,您是怎样看待这个称呼的?

刘宝林:这里可没有什么湖北首富了,现在的湖北首富是阎志。我已经不是首富了,所以对这个称呼没有什么感觉。

长江商报:您虽然当了这么多年的首富,但一直很低调,在公众眼里甚至有些神秘,能和我聊聊您为什么要创业吗?

刘宝林:当时没有人愿意丢了铁饭碗去做生意,我创业是因为我困难得走不下去了。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,父亲当时在供销社工作,后来他做生意,家庭情况相对好了一些。再后来父亲上了年纪,我们的生活又开始苦了。我刚结婚的时候,我夫人在农村,有两个孩子,生活很难维持。1985年,迫于生活压力,我才辞职下海去做生意。那个时候的工资实在是不能维持家用了。

长江商报:选择医药流通这个领域,您是怎么考虑的?当时还有什么备选方案吗?

刘宝林:我十几岁开始做赤脚医生。当时是在村里选一个年轻人去学习,到县城培训,培训结束再到卫生院实习,然后在村里村委会选一个小房间,开一间小诊所。我当时就是一个这样的乡村医生。做了一年多的乡村医生,我就去地方血防站工作。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,在一家企业做医疗;然后就下海了,做医药流通;然后到县城,到省城,没有走任何捷径。那时候哪还有什么备选方案呢,只能选择自己熟悉的行业入手。

长江商报:刘总,您当年辞职下海,这中间有什么让您记忆犹新的事情发生吗?

刘宝林:辞职之后我在老家的镇上开了一间药品批发部。那个时候我是小镇上交税最多的,不过也是我心里最紧张的时候,心里害怕呀,计划经济年代,我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成了资本家、地主。后来全面搞活市场经济,随着企业的发展,这也变成一件很正常的事了。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上世纪90年代,我参加了世界医药分销峰会,这才知道世界有这样的一个机构、这样一个协会。这个活动是首次在中国上海召开,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消息,立刻便参加了,可以说这次会议成功扭转了我的价值观。当年的会长,现在也是我公司的投资人。

长江商报:刘总,您是怎么看待“家族企业”的?九州通上市之后,您是如何在公司里弱化家族企业这个概念的?

刘宝林:我的公司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,总经理是在社会上招聘的。相反,我在公司里对自己家族里的人更严苛,对外面聘请过来的则更宽容。

论商道

“创新的东西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主题”

长江商报:您认为九州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

刘宝林:坚持主业,不断改进创业、改变我们的服务模式。两个关键词就是坚持和创新。创新的东西也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主题,行行出状元,做一行就要深挖一行。制造业需要工匠精神,流通领域同样需要工匠精神。医疗是一个朝阳产业、健康产业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对健康的需求、生命的质量更被关注。

长江商报:虽然所有的医药产品、医疗器械都是九州通的产品,但是九州通毕竟没有一个自己企业生产制造的产品,您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?

刘宝林:凡事有分工,我们的主业是分销、做流通。我们也向上下游在延伸,向终端、电商、医疗器械、药店延伸。我们会想很多的办法做好服务,这里面肯定需要做大量的对接工作,为我们的生产企业做好物流和信息对接,去年我们就做到了600亿元的产值。

长江商报:除了流通领域之外,下一步九州通的产业布局会向哪里延伸?

刘宝林:终端,为消费者做医疗保健。我们的口号是每个人想到了健康就想到了九州通,这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。

长江商报:看到九州通正在布局养老产业,您是怎样看待这一发展趋势的?

刘宝林:我不会涉足其他的制造领域。目前这个项目是医养融合,利用政府基本参与医养结合,同上海的人寿堂和武汉福利院进行合作,做PPP养老项目。

长江商报:九州通近几年一直在电商领域进行布局,目前发展得怎么样了?下一步有什么新的构想吗?

刘宝林:有一些体会,走了许多的弯路,现在正走向成熟。从OTC(英文over the counter的缩写,在医药行业中特指非处方药)入手转处方药,等待医、药分家,我们将是最大的受益者。我一直在布局终端药店市场,目前的市场格局是药店占15%,医院是85%。可以很自豪的说,做OTC我是全国第一。

长江商报:对于九州通百年老店的打造,您有什么新的想法?

刘宝林:我的目标一直是百年老店,做稳做强是我的主要目标,做医药产业的最佳服务商。

聊日常

“我现在每天花钱仍然记日账”

长江商报:刘总,生活中的您是一个什么样子?

刘宝林:很单调,甚至有些枯燥,基本是三点一线,办公室、家、办公室。我的妻子是一个勤奋的人、勤俭的人,每天就是看孙子、照料我的生活,全部身心料理家务。

长江商报:您对于财富或者说金钱的看法是什么?

刘宝林:钱对我来讲只是一个数字。我最看重的是事业,我从来不关心我赚了多少钱,我只关心我的事业是不是在良好的发展。在财富面前要不忘初心,我现在做的,就是我下海之初的梦。32年前,我随时觉得这些财富不是我的,这并不属于哪个私人的。我生活困难的时候,每天计划一下自己用多少钱,到今天我依然有这个习惯,我现在每天花钱仍然记日账。我们全家都有记日账的习惯,钱不能随便用,用可以,开支多少记清楚,买房买车买所有东西要发票,不能乱花钱。我的孩子们从小就培养了这个习惯,我不主张我的孩子们用奢侈品,要勤俭、要节约、要有计划。

刘宝林

九州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、法人代表,1953年6月出生于湖北省应城市天鹅镇。刘宝林一手创立的九州通集团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从一店式经营已经发展为全国网络式经营、医药、实业投资的多元化产业集团。

2015年他以110亿元身家入选2015胡润全球富豪榜,成为湖北首富。2016年他以120亿元身家位居湖北富豪榜第二名。

责编:ZB

分享到:

网友评论

新闻推荐

精彩美图

新闻速递